我国从中东原油进口的基准价主要参考普氏阿曼

2019/04/15 次浏览

  国内中石油和中石化集团之间购销的原油价格由双方协商确 定;两个集团公司内部油田与炼油厂之间购销的原油价格由集 团公司自主制定。由于我国目前自身没有定价机制,因此我国 经常参照国际上同类品质的原油产品定价。国内原油分为轻质 油、中质油I、中质油II、重质油四类;国际相近品质参照油种 为:轻质油参照塔皮斯原油、中质油I参照米纳斯原油、中质油 II参照辛塔原油、重质油参照杜里原油。适时推出我国自己的原 油期货,有助于改变我国国内原油定价参照国际同品原油的现 状。

  目前,中国进口原油约50%来自中东,而中东原油主要是中质 含硫原油。随着中国在国际原油市场中(尤其是中质含硫原油 市场中)份额的不断增加,中国有可能建立一个有别于WTI和 布伦特的反映本地区原油供求关系(尤其是中质含硫原油)的 中心市场。因此,对于我国来说,适时推出一个着眼于亚洲地 区,并且在国际上有较大影响力的原油期货合约是千载难逢的 机遇。

  我国从中东原油进口的基准价主要参考普氏阿曼/迪拜均价的平 均价,从西非国家原油进口参照布伦特。

  这种定价机制有一定的局限性:综合来看,迪拜原油的产量不 断减少使其不足以承担作为一个基准原油的角色。即便现在 Platts引入了阿曼原油,但是由于普氏计算方法限制,实际上 Platts计算中仅包含部分交易。另外,只有中东销往亚洲地区的 原油才参考迪拜和阿曼原油的价格,而销往欧洲和北美的定价 机制更多的是使用更透明、更公开的期货价格作为基准价格。 因此,尽管Platts价格权威公正,但是仍然具有一定的局限性。

  在大多数时间里,亚洲各国进口中东相同品质的原油价格比欧 美国家要高一些,形成了“亚洲溢价”。其本质原因:一方 面,原油定价机制不同。北美、欧洲原油进口价格都是基于消 费地的原油期货价格,而亚太原油进口则是基于中东原油产地 现货价格;另一方面,亚洲地区目前仍然没有一个成熟的原油 期货市场,为原油贸易规避风险,这使得亚洲原油进口国仍然 面临着原油贸易的风险敞口。

  MOPS)相联系而计算出来的价格。而是与约定的计价期内的现货价格、期货价格、 或某价格评估机构的价格指数(如普氏新加坡报价,Means of Platts Singapore,值得注意的是,参照基准价格并不是某种原油某个具体时间的 具体成交价,

  目前亚太地区的原油定价主要以普氏(Platts)的迪拜(Dubai)原油 和阿曼(Oman)原油的现货平均价格为基础确定。

  目前的国际原油贸易中,长约合同居多,短期现货合同较少。 对于短期现货合同,买卖双方会商定一个参照基准和升贴水以 确定成交价格。对于长约合同,原油出口国大多每月公布自己 的官价,这种官价有两种,一是原油出口国公布每个原油品种 的绝对价格(如中东的阿曼、卡塔尔、阿联酋);二是以公式 法定价,即原油出口国以特定价格为参照基础,公布一个升 贴水(如中东的沙特、伊朗、伊拉克、科威特、也门、叙利 亚)。

  东西伯利亚—太平洋输油管道(ESPO)原油采用投标交易,即 每个月供货商会向购买者公布投标程序,买方提出购买价格, 投标价格最高的参与者获得原油资源。

  由于布伦特原油是欧洲市场的基准原油,俄罗斯乌拉尔 (Urals)原油的出口销售价格参照布伦特报价,布伦特与Urals 之间的价差为浮动价格机制。俄罗斯已经上市乌拉尔原油期货 合约,致力于成为世界高硫市场的基准价格之一,目前交易不 活跃。

标签:

欢迎扫描关注潘夏璇新闻资讯博客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潘夏璇新闻资讯博客的微信公众平台!